FANDOM


TKP Tsui Tin Por portrait

徐田波遺照

徐田波,工務局九龍機械部工人,遇難時44歲,六七暴動期間於6月8日被捕後,在黃大仙警署內死亡。

早年Edit

徐田波祖籍南海,6歲喪父,1937年與胞姊移居香港,香港淪陷後隻身逃回鄉下,至香港重光後再度抵港。

徐田波於戰後曾於瑪麗醫院工作,後加入工務局擔當學徒,成為打銅工人。

徐氏在遇難前,與妻子曾秀雲及17歲兒子徐康祈同住於觀塘徙置區。

遇難Edit

1967年6月8日,警方出動防暴隊攻入水務廠、工務局電器機械廠、中華煤氣廠、九龍屠場等地,搜捕左派工人。

當日早上七時許,位於宋皇臺道的九龍政府車廠廠長奧利華接獲消息指有工人在廠內鬧事,乃致電轉告警方。左派工人於八時十五分包圍剛抵達車廠的機器工程部主任咸頓,揚言罷工,並以鐵器及零件等硬物擲向咸頓。

左派工人於廠內張貼大字報及以紅漆油在地上塗寫「抗議」兩字,並以兩輛汽車堵塞正門大閘,防暴隊於八時四十五分抵達現場,鎮壓左派工人,至十一時許收隊,期間有數十名工人被捕,另有四百多名沒參與騷動的工人亦被帶往黃大仙警署協助調查[1][2],最後有六名工人被落案起訴。

徐田波為事件中的被捕者之一,其妻於當晚九時許前往黃大仙警署詢問徐之下落,警方聲稱徐已獲釋。翌日早上,徐妻往九龍政府車廠查詢,工人指徐在被捕後便杳無音訊,遂再度前往黃大仙警署查問,警方最初仍聲稱徐已獲釋,但在徐妻再三追問下,警方才安排她與兒子前往紅磡公眾殮房認屍,證實徐田波已死[3]

身後Edit

政府發言人聲稱,徐田波於翌日凌晨仍然「看來良好」,至有病態表現時,看守警員召警方醫生到場檢查,後返魂乏術,其遺體於9日下午送抵九龍公眾殮房[4],又稱徐田波的死亡將會被左派「歪曲和利用」[5]。而左派陣營則認定徐田波是於黃大仙警署羈留期間,遭警察活活打死的,並與同日遇難的兩名煤氣工人(黎松曾明)同被視為「烈士」。

徐田波與另外六名同於6月騷動事件中喪生的左派工人(黎松曾明鄧自強鄒松勝羅進苟李安),其家屬一直未有具領,由於該七具遺體存放公眾殮房已有多天,加上天氣炎熱,屍身逐漸腐爛,政府當局遂於7月13日,將七具遺體送往和合石墳場安葬[6][7]。至1973年與另外15名死者遷葬至一個金塔區內,惟近年已再次遷往他處。

死因研訊Edit

北九龍裁判署於同年8月21日就徐田波之死因展開研訊[8],至8月25日審結,裁定死於意外[9]

參見Edit

註釋及參考資料Edit

  1. 〈宋王台道工務局機械廠內 數百左派工人罷工騷動 防暴隊員踰牆入內鎮壓〉,《工商日報》第14107號,1967年6月9日,第5頁。
  2. 〈宋王台政府車廠內 工人發生騷動〉,《華僑日報》第14462號,1967年6月9日,第7頁。
  3. 〈血債!更大的血債!!血債要血償!!! 港英打死機械工人徐田波〉,《大公報》第22837號,1967年6月10日,第4頁。
  4. 〈工務局電機廠騷動被捕 一名工人斃命 死因有待查明〉,《工商日報》第14108號,1967年6月10日,第5頁。
  5. 〈政府車廠騷動事件 疑犯一人在警署病亡 政府發言人發表經過〉,《華僑日報》第14463號,1967年6月10日,第5頁。
  6. 〈因遺屬久未領屍 騷動七名死者 港府昨代殮葬〉,《工商日報》第14142號,1967年7月14日,第4頁。
  7. 〈騷動喪生七男子 政府昨代為殮葬 天氣炎熱屍體已漸腐爛〉,《華僑日報》第14497號,1967年7月14日,第5頁。
  8. 〈在警署羈留所中斃命 徐田波死因昨開庭研究 將有廿名證人出庭作供〉,《工商日報》第14181號,1967年8月22日,第6頁。
  9. 〈徐田波死因研究 裁定死於意外〉,《工商日報》第14185號,1967年8月26日,第10頁。

外部連結Edit